Qudjqas(南興)部落遷移史

口傳:蔣清花vuvu   記錄:鄭春花
記得當時我才國小2年級,是我祖父告訴我的~
    有一天晚上,我的祖父(vuvu pauka)(mamazagiljan),將qeceging(加津林)部落和qaljapit(富山)部落的族人召集。說~我們住在這裡地勢險峻,以後子孫在這裡居住會非常的辛苦,我們應該搬到很多djaqas(九芎樹)的地方,請大家好好考慮,有想搬去的,請說話

     那一天晚上有5戶人家願意搬過去,其餘的都不想搬。爲什麼他們不想搬呢?大家都說,我們搬去那裡做什麼?我們搬過去還要重新開始、要重新檢石頭、還要砍草、還要做馬路,我們已經沒有很大的力氣了。

vuvu pauka說:既然妳們不想去,以後就不要patilitili(埋怨),那5戶既然想去就依照他們吧。並派人去跟日本警察報告要搬家的事。日本警察回覆說;你們何不搬去台東跟卑南族一起住呢?但vuvu pauka不同意。

     一清早,日本警察便派人來問,你們何時搬過去呢?既然要搬就準備東西吧!
vuvu pauka跟5戶家人說,既然要搬去就準備ㄧ個禮拜的食物吧!於是他悶準備了一個禮拜的食物,他們準備的是vaqu(小米)。
他們走了一天的路,到了目的地,先註腳在目前長壽俱樂部的位置。
第一天他們先蓋簡單的可居住的草屋,當時管理這裡的是駐軍在安碩的日本警察。當我們在蓋小草屋時,日本警察來探視我們,說;原來妳們要住在這裡喔!
弟2天我們得小草屋蓋好了,日本警察又來,看看我們帶的什麼食物,他看到我們帶的是vaqu(小米),說~不錯喔
第3天我們向日本警察報告今天的行程,並取的同意。然後我們準備食物沿著山腳下往前走,我們邊走邊砍草砍樹木做步道,當時這裡都是高大的樹木,在樹底下,舉頭向上看,看不到天空,樹木完全遮蓋天空。樹密的我們無法以天色預測時間,所以日本人給了我們一隻手錶。我們每天清晨就以手錶時間當作我們工作時間的開始。
第4、5天我們已經開了一半的路。
第6天我們繼續觀察地形,走著走著,卻又走到我們走過的路。
第7天我們繼續往前觀察,終於找到了quvuquvu。我們聽到潺潺的水聲。我們異口同聲的說;快!我們快依水聲繼續往前走,終於我們看到水源了。大家雀躍的叫著,我們非常興奮洗洗臉,洗洗澡。回頭時,我們用qauqu裝水,帶回小草屋喝。
日本警察來了,看到我們沒有可裝水的用具,認為這樣不好,便給了我們水桶裝水,煮飯喝水用。
    我們七天份的食物吃完了。於是我們又走回qaljapit跟vuvu pauka報告七天的成果,告訴他我們有找到水源,那裡可以居住。vuvu pauka聽了非常的高興。說~既然找到水源,下一次回去時每一個人帶一支竹子回去,做galjing(用竹子接引水源的管路)。
      經過了幾天,我們每一個人抬了一根竹子走回到種植很多djaqas的地方。我們把竹子批成兩半做guling,我們大概做了一個禮拜。我們高興的不得了。我們再用兩天的時間蓋我們的房子。我們睡覺齊來的時候,常常發現山豬、山羌跟我們ㄧ起睡。山豬、山羌都不怕我們。
vuvu pauka說~奇怪我怎麼都聽到旁邊一直有齁!齁!的聲音,我們一直都有生火,我仔細一看,原來是山豬跟我一起睡。還有許多的小山豬一起睡,我心裡想我該怎麼抓住他們。Kama susuq會做陷阱,所以我們就在我們的房子前面做陷阱把他們捉起來了。每一次都可以捉到2~3隻。山豬被憲警夾住,就會拼命叫。我們幾乎每天都會抓到。我們就烤來吃。日本警察來時,很驚訝的說,這是什麼?我們回答說是山豬、山羌啦~然後我們把居住地方的大樹都砍掉,我們才看皎潔月亮和星星。